• 夏天来了!吃什么消暑又养生?这五大水果千万别错过 2019-03-21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泰国前副总理披尼:相信十九大以后中国的经济政策会更加开放 2019-03-21
  • 机场集团领导班子2017年度综合考核再获“好”等次 2019-01-11
  • 福建36选7开奖走势图 > 穿越小说 > 正德大帝 > 第274章 报复佛郎机人
        阿梅尔这边刚要准备下令让二十余艘蜈蚣战船组成一排炮击大明四艘风帆战列舰时,大明的四艘风帆战列舰突然在这时候就调转了方向,且如离弦之箭直接朝佛郎机的二十余艘蜈蚣船两侧与中央两侧直行而来。

        “明军这是要干嘛!他们这是要改变战法?不用炮击?”

        阿梅尔见此不由得大惊,忙下令让自己的战船以五艘为一组去围攻大明一艘风帆战列舰。

        而这时候,大明的风帆战列舰明显速度很快,在阿梅尔的蜈蚣战船还未组合完毕时,大明的一艘风帆战列舰就直接贴向了一艘佛郎机蜈蚣战船船舷侧。

        而且,大明的战舰一与这些蜈蚣战船拉近距离后,顿时神火飞鸦就带着烈火朝对面佛郎机战船的船帆飞去。

        这种利用点燃火箭时产生的反作用力而让神火飞鸦飞行的火器,可谓是现代战斗机鼻祖,一撞上船帆,就能迅速引燃船帆,使得佛郎机的蜈蚣战船失去动力。

        “他们这是接舷战!他们要以牺牲自己战舰为代价强行接舷!各船立即散开,不要让他们有接舷的机会!用火炮攻击!”

        阿梅尔大声吩咐道。

        而这时候,一艘大明四级风帆战列舰的官兵已经跳上了佛郎机的一艘蜈蚣战船。

        因为,大明的风帆战列舰就算是四级的风帆战列舰,那也比佛郎机的蜈蚣战船大而且高得多,一旦接舷,大明的官兵能很轻松地夺占佛郎机蜈蚣战船。

        而偏偏佛郎机的官兵此时还使用的是火绳枪,操作复杂以至于发射速度慢。

        使得大明的风帆战列舰一贴近佛郎机的蜈蚣战船,这些佛郎机官兵完全无法依靠火器立即对大明官兵形成足够的火力压制。

        “放!”

        在大明的风帆战列舰贴近一艘佛郎机蜈蚣战船时,这艘佛郎机蜈蚣战船的指挥官就立即下令自己的官兵开枪射击,而大明官兵则早有准备,直接躲在包铁皮的船舷内侧,躲避过了大部分枪弹。

        旋即待这些佛郎机官兵准备放火绳点燃发射时,大明官兵这边立即将手雷丢到了佛郎机官兵中。

        因为佛郎机官兵还处在火绳枪时代,火绳枪时代的军队最典型的作战方式就是排队枪毙,即排成阵列利用密集枪弹造成杀伤,毕竟火绳枪发射慢且精度不高,单兵射击造成的威慑力很小。

        但这样也就给了大明官兵手雷最好的杀伤机会。

        “投!”

        一名明军指挥官一喊,一排手雷有目的性居高临下地投到了正在紧张装填弹药点火绳的佛郎机官兵中。

        轰!

        轰!

        轰!

        这些佛郎机官兵有的被直接炸飞了上天,有的被直接炸成了碎肢,有的则直接炸飞进了海水中。

        惨叫连连!

        哀嚎一片!

        而大明官兵则趁此立即吊绳而下,趁着火药烟还未散去时,而佛郎机残余官兵还未反应得及时,每名缠着湿布的官兵立即对这些佛郎机官兵展开了点射。

        大明的官兵手持的是带有准星且可以旋转扳机迅速装填射击的击发枪,自然能单兵点射这些佛郎机官兵,同时还顺便直接用击发枪自带刺刀砍断绑缚大明被俘官兵与百姓的绳索。

        当然,也有时候,会突然一刀刺向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佛郎机官兵。

        不到半刻钟,这艘蜈蚣战船便被大明官兵夺占。

        除了抱头投降的佛郎机官兵外,反抗者无一幸免。

        旋即,大明官兵将俘虏与被解救的同胞带回战列舰内,然后继续以这样的方式蚕食着佛郎机战船。

        四艘。

        八艘。

        十二艘。

        十六艘。

        阿梅尔见此渐渐的慌了,他亲眼看见自己一艘艘战船被夺占,但又无可奈何,拼命下令让自己的战船开炮射击大明的战舰。

        大明的战舰明显很抗揍,且也很敏捷,使得不能连排放炮射击的蜈蚣战船很难占到便宜。

        “撤!撤!把船上所有东方人都杀了!”

        阿梅尔最终只能决定下令放弃果阿城,但在下令撤退之时,他也下令把还控制在自己手里的大明被俘官兵与百姓杀掉。

        而这时候,大明的焚毁船已经冲了过来,且直接带着火焰撞在了剩余的几艘佛郎机战船上,直接引起这佛郎机战船一片大火。

        除此之外,神火飞鸦也飞了过来,直接把剩余的几艘佛郎机战船的船帆点燃,使其动力大减少,甚至是直接失去动力,从而使得这些佛郎机战船失去逃跑的能力。

        就算大明现在没有战列舰,没有燧发枪与先进火炮,大明的海战水平在这个时代也并不落后于西方。

        不仅仅是因为有如神火飞鸦、原始水雷这种各类火器,还有一整套的海战战术,除了大型战船,还有冲锋战船、焚毁战船以及登陆战船,与现代的海军作战方式颇为相似,讲究专业分工。

        话转回来。

        在佛郎机最后的几艘蜈蚣战船失去动力时,冲锋战船也已经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同时大明的四艘战列舰也立即贴了上来,在这些佛郎机官兵还惊魂未定,且没来得及屠杀船上的大明被俘官兵与百姓时,他们已经被大明的官兵利用手雷与击发枪精准消灭。

        而与此同时,趁着佛郎机最后这几艘战船在被攻击时,大明的登陆战船已经开始登陆。

        “他们的火器、战船都比我们先进,他们的战术也比我们先进,我们投降吧!”

        阿梅尔最终不由得叹了口气,他没想到明军会宁愿冒着自己战舰被炮击的风险来进行接舷战,他也更没想到这些明军一旦接舷会在火器上这么有优势,使得他现在不得不做出投降的决定,下令升起白旗。

        明军跳上了阿梅尔的主舰,并将阿梅尔等佛郎机官兵围了起来,与此同时,被俘的大明官兵与百姓也被解救了出来。

        但两广总督汪宏并没有来见这阿梅尔,也没让这阿梅尔来见自己,作为大明的总督,在他看来,一个企图绑架汉人做人质来对付自己的蛮夷总督实在是没什么好见的。

        在大明登陆战船登陆成功后,汪宏在随后上了岸,看着颇具西欧特色的果阿城,汪宏能够想象得到这佛郎机人在这里经营了多久,但在这时候,副总兵戴大宾跑来说道:“军门,我们发现了这些!”

        说着,这戴大宾便让人把一些尸体抬了过来。

        汪宏与其他随行官员一看皆不由得大惊失色,因为他们看见这些都是汉人尸体。

        这时候,张纯突然跪在了汪宏面前:“大人,他们都是被这些佛郎机人活活累死或者打死的,有的还是孩子!”

        汪宏听后,突然转身离开,吩咐道:“传令下去,三日之后再升龙旗,升龙旗之前,这里还不是我大明的领地,你们在这里的任何行为,都不算违背我大明的任何律法,三日后,本官再下船,宣布这里为大明领地!”

        戴大宾等武将明白汪宏的意思,知道这是要让大明官兵对这些佛郎机人与阿三土人报复的意思,三日之内,烧杀劫掠都算不上是犯罪!

        因而,戴大宾等武将忙回道:“末将明白!”

        “慢着!”

        但这时候,韩文突然站了出来,大声喊了一句,旋即质问着汪宏:“汪军门!你要干什么!你怎么能让我天朝王师与那等蛮夷一样做如此凶残之事,你的仁义在那里,亏你也是饱读诗书之人!”

        “陛下说过,对待野蛮人就得用野蛮的方式,这些佛郎机人残害我大明百姓,本官有维护大明百姓之尊严之责任,本官有权对这些蛮夷予以最严厉的惩戒!”汪宏回道。

        “可他们也是人”,韩文大声回了一句。

        “他们不是人,他们是强盗,他们是贼匪,他们是蛮夷,他们既然信上帝,信仰所谓的爱,就不该如此残害我大明百姓!既然他们没有这样做,那他们就不配为人!来人,将韩先生拖下去!”

        汪宏吩咐道。

        韩文见此不由得骂道:“汪宏,你不能这样做,否则的话,我韩某必向陛下参你!”

        “你现在不过是一介庶民,无权管本官!”

        汪宏说着的时候,官兵们已经把韩文拖了下去。

        对于大明的官兵而言,自然是支持汪宏,毕竟他们现在都恨不得把这些欺辱自己兄弟与同胞的佛郎机人与阿三土人斩尽杀绝!

        因而,除了韩文这种文人反对一下外,也没人再反对。

        汪宏回到了船上,没有下令升龙旗。

        而此时,大明的官兵们则大多数冲上了岸,开始了他们的报复行动。

        即便是昔日被俘的官兵与百姓也被汪宏分发给了武器,让他们通过自己去雪耻!

        大明的官兵冲进了果阿城,见人就劈砍,顿时哭吼声与惨叫声绵延不绝。

        昔日高高在上的佛郎机人彻底成为了大明军民刀下待宰的羔羊。

        合金钢刀切了过去,犹如切豆腐般把这些佛郎机人拦腰切断。

        有时候,干脆一枪直接从其喉咙刺入使劲一搅,直接让佛郎机人头断血流。

        除此之外,还有阿三土人也没有放过。

        张纯来到了昔日殴打自己的佛郎机人布多西,跪在地上哀求着张纯能饶了他:“您饶了我吧,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我不该羞辱你!”

        而张纯则一刀结果了这布多西,顿时这布多西的血洒在了昔日他鞭笞张纯的地方。

        张纯又看见了当时给自己撒尿的阿三土人,这些阿三土人也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但张纯现在也没打算放过,一一结果了这些人的性命。

        ……

        阿梅尔看见自己的同胞被残杀被凌辱时也无比愤怒起来,愤怒地摇动着船舱里的铁栏杆:“放开他们,你们这是在屠杀,你们这些卑贱的黄狗,你们竟敢这么对付我们高贵的人种,你们这是在与上帝作对!”

        “天啊,为什么要这么对付我们佛郎机人!”

        “这群卑鄙的东方人,我要杀了他们!”

        其他被俘虏的佛郎机官兵都愤怒起来,他们现在尝到了看见自己同胞被残杀的滋味,一个个也是怒不可遏。

        阿梅尔这时候又对着看守他们的明军官兵喊了起来,而且这次直接用了大明官话:“我要见你们的总督,让我见你们的总督!”
  • 夏天来了!吃什么消暑又养生?这五大水果千万别错过 2019-03-21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泰国前副总理披尼:相信十九大以后中国的经济政策会更加开放 2019-03-21
  • 机场集团领导班子2017年度综合考核再获“好”等次 2019-01-11